整理一段阿寶、我自己與其他女性朋友等的對話,傳達出女性掉髮者的心聲與疑問,分享給大家....

 
 


阿寶說
我從去年九月開始有掉髮跡象後,在醫生診斷和大量閱讀相關知識,知道自己應該是女性禿髮,這一年來,掉髮情況時好時壞,比如說當我積極控制飲食 (斷絕甜食和澱粉),掉髮量可以少到一天不到20根,但一旦塗了外生的養髮液,即使是天然的成份,還是會經歷初期大量落髪,這樣的循環真是讓我心力交瘁,而髮量一天天減少, 也是不爭的事實。

在這裡是想請教一個問題,我因為11月底要結婚了,想說為了讓頭髮長出多一些,在八月底開始點了rene furterer的養髮液,但頭髮開始大量掉,施用了五劑(一盒共八劑)之後就不敢再用了,頭髮掉落的情況有緩和,但有一點很奇怪的是,每當我哪天去健身房運動大量流汗時,當天洗完頭吹頭髮的時候就會掉很多,是比平常沒有運動多大概1/3的量,我這兩個星期觀察的結果屢試不爽,覺得相當納悶,照理說運動會促進全身的新陳代謝,血液循環也會刺激到頭皮,但為什麼頭髮反而會掉多呢? 是跟我最近塗外生性的養髮液有關嗎? 我現在一到要去運動的那天,就會非常恐懼當晚洗頭要掉一堆頭髮,但為了年底的婚禮減肥,我又不能不運動,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我說
Rene furterer萊髮耶的產品,比較偏重於養髮性質,假設它有刺激頭髮的功效,頭髮也是有可能掉的多一點;沒有廠商的生髮產品是為了要讓使用者掉更多頭髮,停用,雖然掉髮緩和下來,但也又失去一個機會。很多朋友都希望能夠在生髮的過程中,最好是頭髮一直變多,但這是不太可能的;要讓頭髮變多,不管給予刺激或是抑制DHT,毛囊都需要適應這樣的變化,掉髮只是一個過程,也都會長回來;這才是正常的治療過程。我想妳如果沒有克服初期掉髮的心理準備,其實很難開始走到"頭髮逐漸增加"的那個階段,雖然會很辛苦難熬,但還是要妳試著渡過就是,尤其是雄性禿,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妳說運動會促進全身的新陳代謝,血液循環也會刺激到頭皮,沒錯!!那頭髮的正常週期,不也是掉落→生長→掉落→生長嗎? 運動促進代謝,那讓頭髮周期快一點點,這也是正常阿?況且,運動的過程中,身體是『動』的,已經準備進入休止其而掉落的頭髮,也容易因為運動而『順勢掉落』,準備再生,所以在運動之後洗頭,會感到頭髮掉的比較多一點,這是很正常的。試想,你只看到掉髮,但相對的,不也有新頭髮在生長嗎?只是您沒看到而已,這是一個盲點所在,看不到不表示沒有在進行。總之,治療雄性禿沒有特效產品,只是對我們的考驗而已。

 

阿寶說
我知道使用所有外生性的養髮液或生長液都是需要耐心的,但我的意志實在很脆弱,每當看見吹完頭髮掉在地上和水槽的頭髮,我就被完全急潰了,我必須要說,掉髮對女性真的是一個很重大的打擊,尤其是我人在美國,所有醫師都直接了當的叫你去點落健, 他們不關心女性落髮是對女性的身心有多麼重大的影響,只想趕快把你打發走。這一年來我真的很沮喪,暗地裡也不知流了多少次淚,朋友並沒有以異樣的眼神看我,家人也都很支持,但所要面對的是自己的自信心,更要擔心會不會哪一天就這樣掉到禿頭了。

我這次11月回台灣會去看一位叫蔡仁雨的皮膚科醫師, 不曉得您有沒有聽過他,我並沒有對他抱持太大希望,因為很有可能他也只是叫我去點落健,我真的已經被掉髮的問題搞的身心俱疲了,愈來愈不喜歡自己,厭惡看到鏡中的自己,每天一到要洗頭更是提心吊膽,更擔心自己會不會就這樣得了憂鬱症。

外星魚卵說
阿寶,看了妳的分享我也感同身受~我也是被雄性禿所苦的女生,其實我的心情跟妳一樣,當頭髮大量掉的時候,看中西醫生、抽血檢查甚至健髮中心也去了,什麼產品都用了,但是都無法改善我雄性禿掉髮的情況,我也曾經怨過,為什麼是我?那種悲傷絕望的心情絕對不亞於妳,還搞到除了上班以外足不出戶還以淚洗臉,洗髮吹髮睡醒時都害怕著又掉看見一堆頭髮直直落...
但是現在開始了解到很多對於雄性禿治療的觀念,自己也接受了遺傳的事實,到現在我真的覺得找到適合自己的產品耐心治療很重要!
千萬不能放棄輸給自己了!我們一起加油吧!

阿寶說
外星魚卵,謝謝妳的回覆,也謝謝妳言語中的鼓勵,原來有這麼多的人為掉髮所苦,有些人能夠不以為意積極正面的活著,而我卻落入了消極痛苦的那一方。 我真的討厭這樣的自己,但有時在脆弱的時候,真的會掉入那個極其痛苦的圈圈,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知識,以及正面積極的力量。

外星魚卵說
我曾經思考過,人生當中有許多美好的事物值得去體驗、去努力~如果我只把眼中的世界縮小到不斷的為掉髮而消沉,那只會自
己剝奪享受人生的快樂!所以,一定要加油唷!

我說
阿寶,當我們跌倒下去的時候,要決定是否再站起來,還是要繼續沉浸在悲傷的情緒當中,真的僅在一念之間。有些人在經歷過挫折後,還是沒有成長;但有些人卻能讓自己更堅強。我相信很多雄性禿的朋友,不論男女,都經歷過悲傷、絕望、失去自信與自我認同的日子;即使都接受治療,結果也都是因人而
異,有人放棄、有人成功、有人甚至接受自己掉髮的事實。在我經歷過這麼多,也與很多朋友一起努力過來的最大心得就是,『堅持不一定就能夠生髮,但成功生髮一定來自堅持與正確的生髮觀念』,如果不堅持或度過掉髮的過渡期,即使給妳再有效的產品,也不見得能夠長出頭髮的。

醫生的建議,的確就是那幾個,名醫不表示對雄性禿就更有辦法,也很難要他們提出更有效的治療方式。對於女雄性禿,我也認同落建是一種有效的外用產品,但也無法完全滿足我們的生髮需求,如果妳真的有心要治療頭髮,不妨把落建當成是固定的治療方式(如果不會過敏的話),但也要充分了解使用落建要注意的一些細節。
既然排定時間要看醫師,您記得把自己想知道的一些問題與治療方式,詳細請教醫師喔

阿寶說
謝謝董哥和外星魚卵的分享,今晚洗完頭,又看到掉了一堆的頭髮,眼淚又忍不住流下,看到你們支持鼓勵的話語,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現在我的生活,已經完全被掉髮所佔據,每天從睜開眼睛,就是擔心自己今天又要掉多少頭髮,直到晚上又帶著憂心睡去,有時睡到一半還會因憂慮而醒來,我已經極度厭惡這樣的自己,也告訴自己,我再難過掉淚,頭髮也不會因此而少掉一些,反而因為影響到心情而可能更加惡化,每天愁眉不展,也只是替身邊的人帶來煩惱,讓他們更加為我擔憂,相信我,我真的想要站起來,以積極光明的態度去面對!
在這裡想請教一些問題:
1. 如果每天掉髮的量維持在差不多的量, 是一件好事嗎? 如果沒有增加, 是不是代表我可以不必要過份擔心呢?
2. 我自己看了一本有關荷爾蒙如何影響女性疾病的書,作者是在紐約執業的一名內分泌醫生,專攻女性禿髮,他的論點是:女性禿髮是可以治療的(treatable), 而非如一般皮膚科醫師所說的沒救,這位醫師在書中有提到,很多掉髮的女性做出來的抽血報告都是正常的,所以一般醫師會因此認為沒有大礙,或無藥可治,但他的論點是,如果我們的體質是對荷爾蒙非常敏感的那一種,即使只有微量的DHT到毛囊,頭髮可能都會因為極度的敏感而掉落,所以並不在於雄性荷爾蒙量多還是量少來判定,而是要看毛囊對荷爾蒙(DHT)多敏感,我現在還不能判定自己是不是就屬於這一群,但在這次回臺灣看診的時候,我要如何將這種可能性和醫生討論呢?我不想再看那些用眼睛瞄一瞄頭皮就叫我去點落健的醫生了,如果有可能是毛囊對DHT極度敏感,請問是不是有一種口服藥叫"安體潔通"(spino)呢? 這種藥的治療效果有多好?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醫師才會開這個藥方呢?
3.一個很愚蠢的問題:我知道董哥所說的,頭髮有掉落,就有生長,可是掉落的速度遠大於生長的速度啊。如果是這樣,我會不會有朝一日就只剩下幾根毛呢?這是我最大的恐懼,而且鏡中的自己也告訴我,髮量著實是愈來愈少了,難道這樣的擔心是多餘的嗎?
寫了一大堆,掉髮的事是沒辦法和朋友同事討論的,他們又怎麼能明白我在經歷的呢?

我說
看到你的心情分享,其實讓我感觸很深,因為只要經歷過同樣的經驗,就能體會這樣的心情;但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把握時間,很有耐心的治療。我想我會用比較嚴格的方式來鼓勵妳,妳必須要以正確、規律、耐心的方式來治療,才會有效果;否則,真的很快就會放棄了。

女雄性禿可怕的地方在於,沒有在剛開始或掉髮中期前,就積極治療的話,等到明顯看到頭皮了,就有點來不及了,因為情況已經變的更容易讓人焦慮、更沒有耐心、也需要更長的時間了;此外,在剛開始初期,也容易使用沒有生髮效果的養髮產品,耽誤很多時間。奇怪的是,女雄性禿掉髮進程較慢的特性,並沒有讓大多數的女性朋友及早治療,反而都是越保養但頭髮卻越來越少的個案居多、錢越花愈多,但頭髮卻不增反減的多。 這其中的關鍵,就真的在於對雄性禿不夠了解阿!!

1.多數的女雄性禿掉髮,就像溫水煮青蛙,剛開始不容易發現,掉髮過程也不是很大量的掉髮。應該要這樣說,不要在專注在每天的掉髮量了;這又好像我們走路是要看前方,每一個步伐只是過程,而不是去把心力放在一個步伐上,『治療雄性禿,一定要看遠不看近』,如果去數每天的掉髮量,既傷神也傷心,真的沒有必要,要看長時間的掉髮量才有意義;試想,每天掉髮量維持差不多的量,心理上獲得安慰,但長時間的整體髮量越來越少,那每天的掉髮量又有何意義?要評估掉髮量可以,但每個月評估兩三次就夠了,要配合長時間髮量的變化,才可以有客觀的參考價值。

2.皮膚科醫師會說女雄性禿沒救,也不是沒有道理,因為難度真的很高;但我還是相信有救的,只要『正確、規律、耐心』的方式來治療。只要是雄性禿,DHT是元兇,這是目前醫學上的共識,但DHT影響毛囊多少,除了與毛囊細胞的雄性激素接受體的敏感性有關之外,將雄性激素代謝成DHT的5a還原脢也是另一個關鍵;但不管您對DHT敏感程度為何,終究在治療方式上,不會因此而不同的。在以前,只能採用外用的Minoxidil2%或5%,但卻無法在降低DHT濃度這部份有什麼樣的貢獻,僅能以刺激毛囊方式跟DHT對抗,但現在有一些針對DHT的外用產品是值得一試。就我所知,spironolactone的確是一種可以考慮的口服藥,但孕婦一樣不宜使用,效果也不是很好,且長時間服用的安全性與可能的副作用一定要非常確定,因為治療雄性禿是無法間斷的,您在這部份,必須要跟醫師做很詳細的確認,記住,不論如何,要把想問的問題作成小抄,現場與醫師討論。

3.掉落的速度快,因為你看到的是很長的頭髮,『並非是掉的快;應該是掉的早』,相對於正在生長且一天才長0.3mm的頭髮,當然會讓人恐慌。不過雄性禿的癥結在於,有很多頭髮的生長期會因為DHT而縮短的,毛囊越來越萎縮,生長期就會越來越短,髮量就會越來越少。至於有朝一日是否僅剩少數頭髮,那真的要看每個人的情況而定了,誰也不敢斷言的;擔心,治療前是必需的,但治療後,擔心就有點是多餘的,因為擔心對生髮是無濟於事,治療過程中,把焦點放在每一天的治療與保養上吧。

delphine說
我也是屬於雄性禿的患者,這幾年試過了各種方法,舉凡有名的西醫,中醫或是其他各種人家說有效的方式都試過了,但頭髮還是不斷地掉,頭頂上的頭髮也越來越少了,心情上曾經非常地沮喪。試過落健之類的藥品,結果頭髮孩還沒有長出來,臉上的毛卻長了出來,後來只好放棄,也擔心使用藥物會對將來要懷孕的女性有不好的影響。
我想,我能了解女生要面對沒有頭髮的痛苦,我之前也很難接受自己居然要面臨這樣的景況,我的爸爸一直到近幾年頭髮才稍微少了些,媽媽的頭髮仍非常地多,結果我二十多歲就要開始抗落髮了,每天看到剛長出來的頭髮就掉真的很心疼。但我也慢慢學習做最壞的打算,在長期抗落髮的過程中,保持心情上的穩定,即使沒有了頭髮還是可以活得很自在。大家一起努力吧,有機會也可以彼此分享大家抗落髮的經驗,也許會找到最適合我們每一個人的方式。

阿寶說
如我之前所述,我是長年住在美國的,美國的就醫環境並不像臺灣一般方便,想看什麼醫生就看,而是要經過家庭醫生的轉介才能轉診到專科去,要不然就是要拿出一次約臺幣3000塊錢去自費看診,我已經自費看過兩個皮膚科醫生,一個看了看我的頭皮就說我是女性禿,叫我去點落健;一個好一點叫我去抽血, 但報告回來一切正常後,她也不敢開任何藥物給我,也是叫我去點落健。上個禮拜去看了家庭醫師,希望他轉診,他也不願意,就說掉髮是無藥可醫的。我再有毅力,再怎麼樂觀,經歷了這些醫生後,我得到的不是真正的關心治療,而是草率打發,因為頭髮不是他們在掉,你說我怎麼能不沮喪呢?

我知道你說的靠飲食是不會有太大幫助的,這我也明白,但我本身就是個愛吃肉的人,所以我才想慢慢改變飲食習慣。我也知道早點就醫接受治療的重要性, 所以也想趕快在11月回到臺灣看專門掉髮的醫生,雖然結果可能殊途同歸,但起碼我試過了,剩下的,就是我怎麼面對這個問題,如何調適自己了。

我說
阿寶,有些人會質疑,為什麼醫師不好好幫掉髮的病人想辦法?
其實站在醫師的立場,他的確是應該幫你檢查是否因為身體其他病變而產生掉髮,例如貧血、甲狀腺功能異常、多囊性卵巢等;假設只是單純的女性雄性禿,那他至少可以確定的是你沒有危及生命的疾病,也多會開Minoxidil的生髮水,所以,站在醫生的立場,他是沒有錯;但有些醫師也的確很難去體會一個掉髮者的感受,有時候我也在想,醫師遇到掉髮問題的患者求助,會不會因為自己也愛莫能助而感到心虛?

女性雄性禿真的無藥醫?或許不然,醫師的本意應該是『如果沒有治療,頭髮就會一直掉落,無法藉由治療就可以根治』。女性掉髮可選擇的產品較少,且要考慮的細節較繁瑣也的確是事實。但相對於男性雄性禿,髮量可以完全復原到令人滿意程度的個案,也是少數。所以,即使女性有口服藥的一些限制,但在外用部分的選擇性還是有的,也不需如此悲觀才是。如果在男性雄性禿第三期以前,藉由規律治療就可以回覆部分髮量或是維持住現有髮量,那為什麼女性就不行?重點還是在於要趁早!!趁早!!

我這幾年也有認識一些有掉髮問題的女性朋友,給她們意見的同時,也真的是打心裡能夠見到她們的改變;我知道這不是簡單的事。試問,如果給您一種不便利的治療方式,您又有多少決心去耐心使用?能夠使用多久?毅力與樂觀,的確是需要妳自己的堅持。

    全站熱搜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