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文章,我們對DHT已經有初步的認識,這一篇,我嘗試著去尋找一些文獻資料,來多瞭解DHT在人體健康所扮演的角色為何。每一篇研究內容其實都不算短,我多是做摘要性的整體,若有疏漏之處,也請專業人士指正。當然,研究本身也不一定是絕對正確的,但至少可以提供我們不同的觀點,而非單向性的思考。

1  

DHT 與勃起性功能有關的大鼠研究

0013-7227/95/$03.00/O Vol. 136, No. 4 Endocrinology Printed in U&A

JAMES A. LUGG, JACOB RAJFER, AND NESTOR F. GONZkLEZ-CADAVID

Dihydrotestosterone Is the Active Androgen in the Maintenance of Nitric Oxide-Mediated Penile Erection in the Rat

老鼠實驗中,DHT是活性雄性激素與維持陰莖勃起有關

摘要:雄激素是正常男性表達性慾所必需的,但其在維持勃起反應中的作用還是有爭議的。之前在大鼠實驗中已經顯示兩種閹割誘導方式都可以被補充睪固酮所逆轉。

這研究是用來確定這些睪固酮效應是否透過DHT介導,以及陰莖勃起介質(一氧化氮)的合成,受到閹割和補充雄性激素的影響程度。5個月大的大鼠們被閹割或者保持完好。向睪丸切除的大鼠植入含有睪固酮或DHTSILASTIC牌矽管,每天注射或不注射還原酶抑製劑非那雄胺(柔沛、波斯卡成分)。7天後,對大鼠進行電刺激(EFS),並記錄海綿體壓力。

相較一般大鼠,閹割的大鼠,在電刺激EFS誘導的勃起反應減少50%,而睪固酮可以恢復這種情況至正常程度。當對這些睪固酮治療的閹割大鼠投予非那雄胺時,勃起反應沒有恢復。DHT與睪固酮在恢復對閹割大鼠對EFS的勃起反應中一樣有效,並且該效果不會被非那雄胺所降低。

這些結果表明,DHT是預防在閹割大鼠中觀察到的勃起功能障礙的活性雄激素,並且表明這種作用可以至少部分地通過陰莖中一氧化氮合酶水平的變化來介導。

補充:之所以人類常使用鼠類當成實驗實驗受試者,主要原因是鼠類的基因序列和人類相似,在某些實驗主題上,若涉及生命安全與損害倫理道德,就會以鼠類當作實驗對象。以上述研究主題來說,我們可以聯想的是,抑制DHT也可能會影響男性的勃起功能,這也許是用來解釋為什麼口服抑制DHT的藥物會有產生性功能障礙的機率,即使這副作用機率是很低的。

 

DHT療法的應用

Asian J Androl. 2011 Mar; 13(2): 199–200.Published online 2011 Jan 3. doi:  10.1038/aja.2010.173

Mara Y Roth and Stephanie T Page

A role for dihydrotestosterone treatment in older men?

DHT療法對老年人的可能影響?

這一篇文獻有討論到DHT療法對老年男性可能會有哪些助益。文中提及:睪固酮經由芳香化作用(Aromatization)轉化為雌二醇、也經由經由 5α還原脢轉化成二氫睪固酮(DHT),這兩者都具有生理活性。DHT是比睪固酮更強的雄激素,不受芳香化作用影響,並且可能在臨床上用於治療性腺功能低下症 (Hypogonadism),或是俗稱男性更年期。

Idan及其同事以114名健康的男性中進行的綜合試驗的結果顯示,這些男性接受2年的每日一次經皮膚吸收,劑量為70mgDHT凝膠治療,或者搭配安慰劑凝膠。

主要得到的結果是通過超聲檢查測量的前列腺體積,次要的結果也包括骨礦物質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身體組成(Body Composition是指身體、脂肪組織佔全身組織的百分比),血清脂質和荷爾蒙,以及生活質量問卷。

在這麼長的研究中沒有嚴重的不良事件和高保留率(71%受試者完成了所有研究程序)。

如所預期的,DHT治療組的DHT血清水平增加10倍,遠高於循環DHT的正常範圍,且在安慰劑組中,血清睪固酮和雌二醇濃度未改變。與安慰劑相比,DHT組顯示在體脂肪量減少、脊椎骨骨質密度減少。淨體重增加,血清血紅蛋白和肌酐酸濃度增加。兩組經歷了低密度脂蛋白的類似上升和高密度脂蛋白的下降。

補充:一般人都誤會非那雄胺的功能是直接抑制睪固酮,但事實上並非如此。且正常水平睪固酮濃度與男性的生理健康是息息相關的,包括骨骼、肌肉、皮膚,甚至認知功能、運動、性功能都會受到睪固酮濃度變化而有所影響。男性血液中的睪固酮濃度,在中年後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減退,如果睪固酮濃度過低,就會產生性腺功能低下症。此篇研究是探討DHT療法的應用,至少讓我們知道DHT並非是完全無用的雄性激素。雖然不是討論抑制DHT對人體的影響,不過我們也可以試著聯想當我們體內的DHT濃度受到抑制之後,對年長身體可能帶來怎樣的影響。

  

DHT與心臟健康的相關研究

Endocrine Journal 2015, 62 (9), 777-786

Yi X. Chan, Matthew W. Knuiman, Joseph Hung, Mark L. Divitini, David J. Handelsman, John P. Beilby, Brendan McQuillan and Bu B. Yeap,

Testosterone, dihydrotestosterone and estradiol are differentially associated with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 and the presence of carotid plaque in men with and without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睪固酮,二氫睪固酮、雌二醇,與頸動脈內膜中層厚度的差異相關;以及有無男性冠狀動脈疾病的相關

摘要:澄清性激素與臨床前動脈粥樣硬化的關係,可以探討何種雄激素與心血管事件和死亡率的關連性。我們的目的是確定在有或沒有已知冠狀動脈疾病(CAD)的男性中,與頸動脈內膜中層厚度(CIMT)和頸動脈粥樣硬化有關的激素分析。

實驗對象包括4922070歲的社區男性(A組)和426名年齡小於60歲的CAD男性(B組)。使用質譜法分析清晨空腹時血清的睪固酮(T),二氫睪固酮(DHT)和雌二醇(E2)。使用超音波儀測量CIMT和頸動脈斑塊。

平均年齡A組:53.8±12.6歲,B組:49.6±5.1歲。較高的TA組中的CIMT減少和較低的頸動脈斑塊的風險相關。E2A組中的CIMT增加相關。在社區居住男性中,較高的T與較佳的CIMT和較低的頸動脈斑塊的患病率相關,而較高的E2與較差的CIMT相關。

更高的DHTE2B組中的頸動脈斑塊減少相關。在具有CAD的男性中,較高的DHTE2與較少的頸動脈斑塊相關。

TDHTE2與心血管表型特異性方式的臨床前頸動脈粥樣硬化有差別相關。需要介入研究來檢查外源TDHTE2對動脈粥樣硬化形成的影響。

補充:以上的研究顯示,較高的DHT濃度有利於知冠狀動脈疾病中的頸動脈斑塊減少。但TDHT與心血關疾病的關連性,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證實這些結果並澄清潛在的生理機制。

 

DHT與影響情緒的研究

BMC Clin Pharmacol. 2006; 6: 7.

Published online 2006 Oct 7. doi:  10.1186/1472-6904-6-7

Babak Rahimi-Ardabili,1 Ramin Pourandarjani,2 Peiman Habibollahi,3 and Amir Mualeki1

Finasteride induced depression: a prospective study

前瞻性研究:非那雄胺誘導出抑鬱症

背景:非那雄胺是5α-還原酶的抑製劑,並且用於治療良性前列腺增生和雄性禿脫髮。動物研究表明,非那雄胺可能誘發行為改變。此外,在人類中已經報導了一些服用非那雄胺導致抑鬱症的病例。本研究的目的是檢驗抑鬱症狀或焦慮是否可能由服用非那雄胺所誘導。

方法:在這項研究中納入了128名男性雄性禿頭症患者,他們被投予非那雄胺(柔沛的劑量,1mg /天)。通過Beck抑鬱量表(BDI)和醫院焦慮和抑鬱量表(HADS)獲得憂鬱情緒和焦慮的信息。參與者在開始治療之前和之後兩個月完成BDIHADS問卷調查。

結果:受試者的平均年齡為25.8±4.4)歲。平均BDIHADS的憂鬱得分分別為12.11±7.50)和4.04±2.51)為測量基準。非那雄胺治療組明顯增加BDIp <0.001)和HADS憂鬱量表p = 0.005)的評分。HADS的焦慮評分增加,但差異並不顯著(p = 0.061)。

結論:這項初步研究表明非那雄胺可能誘發抑鬱症狀;因此,這種藥物應慎用於高風險的憂鬱症患者。似乎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確定該藥物在更高劑量和容易受影響感的患者中的行為效應。

補充:服用非那雄胺導致憂鬱的可能性時常被提起,這一篇前瞻性研究是由伊朗Tabriz大學所批准進行的,研究中也提到這篇研究並沒有對照組為其受限的地方,但這項初步研究要傳達的是非那雄胺『可能』誘發抑鬱症狀,需要更進一步確認,也應該更加重視藥物的副作用。當然,我們也無法藉由這一篇前瞻性研究來反推DHT可以讓我們免於陷入憂鬱情緒之苦,只是要提醒長時間服用此藥的朋友門,理當要注意服藥之後的一些情緒變化。

 

DHT與骨質密度的關係

Journal of Steroid Biochemistry & Molecular Biology 117 (2009) 132–138

Ramachandran Ilangovan,, Sivanandane Sittadjody, Muthusamy Balaganesh, Ramadoss Sivakumar , Bhaskaran Ravi Sankar, Karundevi Balasubramanian, Subramanian Srinivasan, Chinappa Subramanian, David M. Thompson, Lurdes Queimado, Narasimhan Srinivasan

Dihydrotestosterone is a determinant of calcaneal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men

二氫睾酮是男性腳後跟骨礦物質密度的決定因素

2  

摘要:男性骨質疏鬆症是日益重要的健康問題。雖然雄激素缺乏導致男性骨質流失,有關芳香化和非芳香化雄激素在維持骨礦物質密度(BMD)和相關機制的相對貢獻的信息不清楚。

此研究含跨了有年齡匹配正常的一百個骨質疏鬆的男性的血清水平的性類固醇,PTHIGF系統組分,細胞因子和骨轉換標誌物。這個橫斷面研究旨在探索相同之處。Pearson相關分析顯示,DHT血清,IGF-IIGF-IIIGFBP-3水平與BMD呈顯著正相關,而IL-1水平與BMD呈負相關。

我們觀察到DHT水平隨年齡顯著下降。然而,不論年齡的差異,顯著骨質疏鬆組和正常組之間的DHT差異卻是相同的。根據年齡調整的多元回歸模型表明,與正常人相比,骨質疏鬆症患者的DHT / BMD相關性更強。我們的研究結果首度指出,DHT是男性BMD的重要決定因素。

最重要的是,DHT濃度與BMD的高度正相關,提供了新的觀點,有助於我們了解非芳香雄激素在調節男性骨代謝中的作用,也許可以作為診斷男性骨質疏鬆症的潛在臨床標誌。

補充:

這一篇探討DHT濃度與腳後跟骨質密度關係的研究,研究顯示DHT濃度高低與腳後跟骨質密度是有高度正相關的。(待續)

 

By iwanthair's blog

創作者介紹

董哥的家 iwanthair's blog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