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9708473.jpg   

【子瞻/高市鼓山】【2007/05/16 聯合報  健康你我他

禿頭帶來的老大傷感,何止華髮加皺紋的百倍。青壯時還指著彼此稀疏鬢毛談笑,等髮絲終如夢幻,只能相對無言。

自額頭髮線自行撤退,咱立即組成反抗軍回擊:洗髮精改用高級進口品;桌上唬人的經史子集下架,換上高檔潤髮乳、生髮凝膠、養髮健康食品膠囊嚼片、生髮錠等。
每晚例必依先賢囑咐輕撫頭皮,溫水洗髮,小心拍乾,繼而端坐鏡前,塗抹、吞服兼咀嚼。禮成,回顧一旁妻小,咸讚歎:「這一整套直可比美媽外出化粧的仔細勁兒!」
折騰數月,荒地欣然冒出不少久違的細毛。無奈只消幾天因故稍懈,就現出原形,前功盡棄,真令人喪氣手軟。

求診皮膚科不意造成「二度傷害」:「這是異常掉髮最常見的雄性禿,基因天注定,恕無法根治。」因已禿得不像樣,醫師建議:如決定重新為人,可考慮施行皮瓣轉植:將枕顳局部頭皮移植「災區」,配合藥物治療,效果既快又好;另外也可接受胸毛、腿毛轉植成頭毛的新穎花樣。

大筆費用和腦袋動刀同時驚嚇一門老小。雙親固堅決反對,妻兒也說:「禿頭瞧著是有些怪異,久了倒覺得有趣,以後再說罷。」想來,或許不必急著辦「髮」事,也好滿足家人好奇心:這還能禿到啥光景呢?

創作者介紹

董哥的家 iwanthair's blog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