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哥的聯絡方式
E-mail : shiningwalk@gmail.com
LINE ID : iwanthairblog

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開始決定要植髮的時候,最早在網路上看到的資訊就是台南的皮膚科診所,最後找到陳立軒皮膚科有植髮這項業務。

分享8  

而跟其他醫美診所的不同點就是,其他醫美診所可能只要約時間,然後繳交訂金後就能排訂時間進行手術。而診所的陳醫師則是認為:後腦的頭髮就宛如髮庫一樣,並非無窮盡的取用,要進行這手術之前是需要先觀察一段時間的,在不瞭解患者的掉髮的狀況是否會持續惡化就貿然進行植髮,反而會得到反效果。所以,醫師當時建議先從服用波斯卡(也就是柔沛)開始,大概服用了將近8個月的時間,我再回診時確定掉髮狀況穩定的情況後,醫師才斷定我是很適合植髮的。 

本身的禿髮狀況算是雄性禿第4期,也就是很明顯的M字禿。當時評估是至少需要1200株左右,而在排定時間的一個月前,醫師會請患者先進行抽血的檢驗,另外還會請患者填一份問卷。而在填這份問卷時,真的要誠實的回答,讓醫生更好掌握患者的狀況;另外,還會請護士拿一份植髮前後的相關注意事項,護士們會告知哪些注意事項特別需要注意,因為這些注意事項,皆會影響到手術當天是否順利的因素之一。

到了手術當天早上,醫師會先規劃好植髮的區域,規劃後就先進行取頭皮的手術。老實講,在進行手術的前幾天都會對取頭皮這道流程有種說不出來的疑惑與擔憂;可是俗話說『頭都剃下去了,不剃也不行』,也就只有相信醫師的技術了。不過後來在進行取頭皮時,也只有打麻醉的當下會稍微感覺微微刺痛外,真的在進行取頭皮時反而格外的輕鬆,也沒想像中那麼恐怖。取完頭皮後那時也中午了,用完中餐後,再開始進行植髮的手術。

過程中因為都是躺著進行,所以在前面的植髮區打完麻醉後,有時就會不知不覺睡著了。不過1200株說真的不算少,進行的期間自己都有在想,要在一個區域內點將近1000多個點,這不知要花多少時間?不過植髮是需要在有限時間內完成的,毛囊在取出後要趕在黃金6小時內完成,還必須要遵循頭髮的走向來進行移植,真的很考驗醫生的植髮技術。

手術後因前兩天皆須回診換藥,醫師則會再針對取頭皮的傷口以及植髮的區域加以檢查和確認。第3天把繃帶拆下來自己洗頭時,其實傷口除了稍稍的刺痛感外,幾乎沒太大的影響,回去上班後,假如自己沒說,同事們其實也看不出是有進行過植髮手術。不過植髮完,並非就不需要服用波斯卡或是塗抹落建,相反的更需要持之以恆的服用。

 

Mr. Chao

年齡:34

掉髮歷程:雄性禿第4

手術方式:FUT

株數:1250

植髮診所:陳立軒皮膚科診所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服用Finasteride會帶來副作用的疑慮,往往是讓人不願意規律服藥來治療雄性禿的原因,加上近幾年來,有些關於副作用的個案與媒體報導(我們Blog中都有分享過),無法讓人安心地服藥。現在,我們嘗試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待服藥後所產生的副作用,此論文的作者,認為服藥其實是安全且耐受性良好的治療方式。性功能障礙與情緒障礙的副作用,究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還是只是被混淆誇大了?

5520c11a84ccd  

非那斯特萊之使用與抑鬱性障礙

提出報告指出Finasteride使用者會遭遇情緒障礙的文獻很少。Altomare等人16曾提出報告指出在回顧一個案例時發現到有19名患者在開始使用非那斯特萊來治療雄性禿之後產生了情緒障礙的情形,並且該種情形於不再用藥之後消解了。在一項前瞻性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在治療開始前以及治療進行兩個月後對128名使用非那斯特萊來治療雄性禿的患者進行了關於抑鬱性障礙症狀的問卷調查。該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在進行治療兩個月後患者的抑鬱症狀方面有顯著的增加情形;然而整體上的影響仍是輕微的。此外,這些症狀在不繼續使用此藥之後都有所消解。有趣的是,在抑鬱性障礙的量表分數方面,有性欲減退情形的患者的分數比起其他未受影響者的分數並無顯著的差異。

 

持續性的副作用

由上述各項研究可知,在過去20年間的運用情形中非那斯特萊一直都被認為是耐受性良好且普遍安全的藥品,且大多數患者都未因使用此藥物而遭遇到任何的副作用。然而在過去五年之間,瑞典、英國以及美國的政府機關規定產品資訊要包含可能產生的持續性性功能方面副作用以及抑鬱性障礙。也有幾篇描述這些性功能方面持續性的副作用以及抑鬱性障礙的論文在這幾年內被發表出來,引起了各方媒體及網路族群的大量關注。

Traish等人曾著作描述一名在使用Finasteride治療雄性禿一個月後產生了持續11年之新發勃起功能障礙、性慾喪失以及抑鬱性障礙的健康24歲男性案例。此外,Irwig等人曾在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上發表過兩篇描述了性功能方面持續性副作用的論文,以及在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上發表過一篇關於使用Finasteride之後產生之持續性抑鬱性障礙的論文。最初一篇發表於2011年的論文中特別對71名自行回報說在停止使用Finasteride超過三個月之後仍有持續性性功能方面副作用的雄性禿患者進行了調查。該論文作者自www.propeciahelp.com網站募集了一批患者,該網站為遭遇到持續性副作用之Finasteride使用者之間交流、發表該作者之臨床實踐情形以及經醫師轉介之患者交流的平台。研究人員經由電話及Skype訪談來進行研究,研究方式為回顧式地詢問患者有關使用Finasteride之前及之後發生的各種症狀。研究人員運用亞利桑納性體驗量表(Arizona Sexual Experience Scale, ASEX)以客觀地評估性功能障礙的程度,當量表分數大於或等於19分時即表示有性功能障礙的情形。訪談當下的時間點有每個月性行為頻率自25.8次降至8.8次之減少情形,並有ASEX量表分數由7.4分增至21.6分的增加情形。某些參與者(實際人數未於報告中提及)表示說性功能障礙的情形在不再使用該藥物之後立即就開始發生了。這些患者的平均性功能障礙期間超過三年。在其後一篇發表於2012年的論文中,研究人員則前瞻式地追蹤前述2011年的研究中其中54名參與者以便評估他們先前所稱的性功能障礙情形是仍在持續當中或已消解。後續追蹤調查用的電子郵件在前一次研究後的916個月之間被寄送給參與研究的對象。而在此次的再評量過程當中,仍有89%的對象持續有性功能障礙的情形。

最後一篇論文在其研究中評估了來自發表於2011年的研究中自行回報說有因使用Finasteride而造成性功能障礙期間延長情形者中,其中61名參與者的抑鬱性障礙程度,並將其結果與一取自於某大學的雄性禿男子對照組的結果做比較。研究人員運用了貝克憂鬱量表第二版(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 II, BDI-II),該量表以14分表示有輕度抑鬱,20分則表示中度抑鬱,29分以上則表示有嚴重抑鬱的情形。該群曾使用Finasteride者之中75%的人測出有抑鬱症狀,相較之下對照組中則只有10% (p<0.0001);而其中64%曾使用Finasteride者有中度到嚴重的症狀,相較之下對照組中並無測得中重度症狀者。這群曾使用Finasteride之中39%的人曾有自殺的念頭,相較之下對照組中則只有3% (p<0.0001)。曾使用Finasteride者組別中平均的BDI-II量表分數為23.67分,而對照組的平均分數則為5.93分。

雖說由Irwig等人發表的三篇研究引起了年輕健康的Finasteride使用者以外的族群的密切關注,對出自這幾篇研究的數據進行批判性的分析是很重要的,因為那才能使醫療從業人員能與患者就使用Finasteride治療雄性禿的方式之潛在風險事先做最佳的溝通。單就這幾篇研究而言,我們並無法得出說使用Finasteride肯定與持續性的性功能障礙及抑鬱性障礙有關的結論。

我們的一項主要顧慮即為研究中對試驗參與者的挑選偏差程度。試驗對象中的許多人都是從一個為了在使用Finasteride之後產生了性功能方面持續性副作用的人們而架設的網站募集而來的。這群人有可能較受到自身對性方面的關心影響或者有比較嚴重的性功能障礙情形,是故才有較高的機率來尋求並參與那幾項研究。因此這些研究的發現有可能與性功能障礙情形不那麼嚴重的人們沒什麼相關性。除此之外,先前引述之由Mondaini等人2007年所發表的研究中曾發現到當患者們被事先告知過說使用此藥可能導致性功能障礙時,有發現到一種顯著的安慰劑效果。而由於現在談的這幾項研究中不少的對象患者是經由網際網路自行來參加的,要去確認這些人們是否因為在開使使用Finasteride前曾事先被告知潛在的風險而產生了安慰劑效果是很困難的事情。

除此之外其中還有顯著的回憶偏差存在的可能性。這三個研究中最初的研究之對象患者的33%曾經歷了持續超過三年的性功能方面之副作用。我們可以推定說他們有可能在進行ASEX量表測試時對於回想好幾年前自身的性功能時不太容易能給出準確的答案。同樣在其中對抑鬱性障礙的研究中的對照組並未在統計上與實驗組有所類似。他們比起實驗組的成員而言在民族上更為多元且較為年輕。而這群人身上比較不會測得有抑鬱的各種症狀。在此補充說明,若想要正確評估Finasteride之任何可能的效果,則對照組應由有性功能障礙的一群年輕男子組成。而去比較曾使用Finasteride者中有性功能障礙者及無性功能障礙者之間抑鬱性症狀之有無亦會得出更多有用的資訊。如前述一篇論文中所提及的,該篇作者並無法發現到Finasteride使用者中有性欲減退情形者與未受到影響者之間在產生抑鬱性障礙方面有顯著差異情形。在未適當地設定控制組的情況下,要去評估性功能障礙對於抑鬱性障礙的影響是很困難的,反之亦然,因為這兩者之間明顯有所關聯。

更甚於此,這三篇研究皆為未管控安慰劑效果之回顧性研究。基於回顧性研究之特性,我們無法確定Finasteride使用者身上是否真的有過持續性的性功能障礙及抑鬱性障礙。這就是我們能夠提供給患者之最重要的資訊。

 

結論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