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哥的聯絡方式
E-mail : shiningwalk@gmail.com
LINE ID : iwanthairblog

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益1.jpg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媽媽對家人及朋友隱藏秘密疾患,偽裝有脫髮症20年,事實上是她自己拔掉所有頭髮。

 

一位偽裝脫髮症至少20年的媽媽,勇敢自我揭露,說出她自孩童時期就開始折磨自己頭髮的事實真相。Zena Williams因為在學校她戴假髮,被大家稱為「cancer face」,超過20年的時間,她讓注意到他禿髮區塊的人相信她是因為自體免疫的狀況而使得頭髮自己脫落。但在「No Pulling Week」後,Zena決定揭露,從小時候開始就是她自己拔掉自己的頭髮。在Zena生命的各個階段,由於她拔除頭髮的強迫行為,在心理學的症狀上被稱為拔毛症,TTM (trichotillomania) ,讓她幾乎全禿。

11歲時,經過一個夏天,她已經拔去大部分頭髮,她戴著假髮回到學校,無情的同學開始了殘忍的罷凌遊戲。但 Zena 拒絕透露自己情況的真相,她覺得沒有人會同情強迫症。她表示:「拔頭髮一直是我生活中所有問題的根源,它讓我沮喪、隱居而且無法維持住一段關係。我只想像其他人一樣有一個工作、一個伴侶和正常的生活,但我被自己困住。」

Zena的拔毛症(TTM)在11歲的某天開始發作。在學校的課堂上,當她看著她的練習本被一小撮頭髮覆蓋住,她精神恍惚。Zena表示:「我從不敢相信我會這麼做,但我特別記得那一天,因為我為我拔掉頭髮的量感到震驚。」。在那之後,我無時無刻這麼做。夏天到了,我每天都拔直到在我頭頂有一大塊頭禿了,我用棒球帽隱藏住不讓我媽媽發現,但最後她注意到然後帶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有脫髮症。
「我想,好!我會告訴別人的是我有脫髮症,即使我知道是我自己拔掉的。至少脫髮症是真實的東西而且是被接受的。」「在夏天結束時,我頭髮幾乎沒了。我要開始上第二學期,十分擔心我會被霸凌,我媽花錢買了頂假髮給我,這是她唯一能做的,但無法瞞過任何人。因此取代因禿頭而被霸凌的是戴假髮的痛苦。」很快的,Zena因為不斷地被嘲弄,變的內向和孤僻。Zena現在有一個六歲的女兒名叫Amy,她表示,有兩個女孩為了要照我,甚至開始帶相機到學校。其他人稱呼我『cancer face』,這真的是可怕。」

 

 18歲時,Zena開始商業管理課程,搬離她的家和男友一起住。表面上看起來較快樂,Zena仍持續和她的秘密意念奮戰。當她感到沮喪或難過時,拔頭髮的狀況會惡化。她表示:「我很清楚不會拔前面的頭髮,所以我可以戴假髮,然後修剪瀏海,讓它看起來像是我有天然髮線。」。唯一我曾經控制停止拔頭髮的時間是我懷孕時。整個懷孕過程我感到十分難過,而沒有時間去想到它。當我女兒出生時,是我自11歲以來唯一一次有整頭的頭髮。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在植髮手術後的幾個月內,當初植入頭髮的部位,有可能冒出了青春痘。我們試著整理國外的相關資料,來解釋冒痘子的可能原因。


 

檢視毛囊的剖面圖,你就會發現它的結構有多複雜:包括皮膚、連接著毛囊的毛幹、毛乳頭、外毛根鞘、真皮層脂肪、動脈與靜脈、神經、在感到寒冷或受到刺激時讓頭髮豎起來的立毛肌,以及和此問題息息相關的—皮脂腺。

毛囊剖面圖:

Hair shaft 毛幹
Bulb of telogen hair
休眠期毛髮的毛囊
Dermal fat
真皮層脂肪
Dermal papillae
毛乳頭
Sebacious gland
皮脂腺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研究者意圖運用維生素D來幫助毛囊生長毛髮。

 

毛囊休眠的原因,是找出潛在治療方法的新線索。毛囊是在皮膚中可以生長出頭髮的微小單一器官,幾個研究團隊正在努力出辦法來刺激現有毛囊重新作用,或製造新的、有功能的毛囊。科學家已經發現,頭髮生長和禿頭的過程的關鍵是維生素D及皮膚下的微小接收體(receptors)。這些元素已經成為幾個研究團隊的重點

包括來自三番市退伍軍人事務醫療中心和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研究者已經發現確認,除了維生素D外,還有其他微小分子可以啟動接收器,對未來治療有潛在的可能性。七月時,日本研究人員在動物實驗證明增加維生素D可以幫助幹細胞啟動新毛囊的過程。維生素D對於維持骨頭和皮膚的健康的重要性很早就被知道,但對於它在骨頭發展扮演角色的研究發展,是遠超過對皮膚和頭髮的研究。美國鳳凰城亞利桑那大學醫學教授Mark Haussler在最近的論文中寫到:「維生素D接收器是頭髮再生很重要的關鍵。」他在1969年發現此接收器。

毛髮生長是週期性,毛囊通常生長頭髮二到六年,頭髮掉落和毛囊休眠階段為幾個星期到幾個月不等,然後頭髮的替換開始發生。在任何一個時間點,我們頭頂上約有15%毛囊在休眠中。但對於某些人,這個休眠階段是持續的,如果有夠多的毛囊在同一個區域休眠,禿頭就發生了。生長頭髮的訊息似乎是掌握在毛乳頭細胞。皮膚中還有沒有成熟的幹細胞,可能成為普通的皮膚細胞或分化成毛囊。沒有正確化學作用的傳達,現有毛囊會持續休眠,而還沒分化的幹細胞可能變成一般皮膚細胞,而非毛囊。許多科學家及公司試圖讓增加毛囊的數量以及正常的dermal papilla細胞,同時維持他們的功能,但失敗了。

較好的掉髮治療的需求是相當大的。根據頭髮修復手術國際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ISHRS)的調查,在全世界一年花費將近20億在治療掉髮外科手術(植髮等)。根據統計,最普遍的禿頭型態為雄性禿,其與體內某些賀爾蒙的量有關,在美國影響約3500萬男性。估計約有2000~3000萬女性也有脫髮症,但她們掉髮的形式不會像男性一樣。接受化療癌症病人掉髮也很常見,在某些情況下毛囊可能死亡。其他的因素如:分娩、飲食和一些藥品等若干其他因素也會導致脫髮,然而讓毛囊休眠的確切原因並不容易知道。在休斯頓的馬賽克頭髮移植中心皮膚醫師 Rashid表示,現在治療選擇包括產品如:Rogaine和Propecia,對於預防有很好的功效。頭髮移植是另一種主要的選擇。 Rashid醫師表示,雖然現在可以進行的比以前來的快,但是少數新的頭髮可能在幾個月後掉落而且不會再生。

研究者表示頭髮再生研究有幾個挑戰。毛囊在身體外無法好好生長頭髮,即使毛囊細胞可以在實驗室的盤子裡長得很好,但它們往往無法產生頭髮。這領域的許多研究者將焦點放在維生素D。此項工作的先驅,哈佛醫學院醫藥專家Marie Demay表示,接收體(結合維生素D關鍵點)能活化毛髮生長,而非維生素D本身。Dr.Demay和他的同事去年發現另一個稱為 LEF1的分子,也可以啟動維生素D接受器的分子,可以不需維生素D存在就發生作用。Demay表示,下一個步驟將會是證明用這樣的方式啟動接受器,真的可以製造頭髮。如果這些分子啟動維生素D接收器,他們改變細胞的命運。

東京大學的研究人員最近也添加維生素 D補充劑到正在生長的毛乳頭細胞,希望促進尚未分化的幹細胞變成有活力的毛囊。Kotaro Yoshimura表示,在大鼠中,科學家們發現,在生長細胞的最後階段,使用維生素D比那些沒有治療的,有更多幹細胞被勸誘為毛囊。此外,如果更多的毛囊成熟到正常生長頭髮階段,可提高利用頭髮來改進頭髮移植成功率,研究報告發表在幹細胞轉化醫學期刊(the journal Stem Cells Translational Medicine)。

目前,頭髮移植可以只從一個毛囊取得單一頭髮,Yoshimura表示,接下來我們想要由1個毛囊製造1000根頭髮。他們現在與其他兩組研究人員合作,同時規劃一項臨床試驗。研究人員所面臨的一項挑戰是,維生素D在身體中有許多功能,例如:促進骨骼生長。但攝取過多維生素D可能有副作用,例如累積鈣在血液中會造成腎臟的衰弱或問題。所以任何潛在的處遇必須被好好標的是重要的。Oda表示,我們的真正目標是微妙的操縱維生素D或是在皮膚中的維生素D接收器。

iwanth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